读书,做一个真正有知识的人
 
 
作者:qyltuijian发表时间:2016/12/14 20:09:55 来源:kgb访问次数:1014
 

 

1. 传统的读书法,讲得最亲切有味的无过于朱熹。

一次曾国藩用完晚饭与几位幕僚闲谈评论当今英雄。他说:彭玉麟、李鸿章都是大才,我比不上,我唯一比他们好的,就是我一生都不爱别人奉承我。

《朱子语类》中有《总论为学之方》一卷和《读书法》两卷,我希望读者肯花点时间去读一读,对于怎样进入中国旧学间的世界一定有很大的帮助。朱子不但现身说法,而且也总结了荀子以来的读书经验,最能为我们指点门迳。

我们不要以为这是中国的旧方法,和今天西方的新方法相比早已落伍了。我曾经比较过朱子读书法和今天西方所谓诠释学的异同,发现彼此相通之处甚多。诠释学所分析的各种层次,大致都可以在朱子的《语类》和《文集》中找得到。

 

2. 中外论读书,大致都不外专精和博览两途。

专精是指对古代经典之作必须下基础工夫。古代经典很多,今天已不能人人尽读。像清代戴震,不但十三经本文全能背诵,而且也能背诵,只有不尽记得,这种工夫今天已不可能。因为我们的知识范围扩大了无数倍,无法集中在几部经史上面。但是我们若有志治中国学问,还是要选几部经典,反覆阅读,虽不必记诵,至少要熟。

精读的书给我们建立了作学问的基地;有了基地,我们才能扩展,这就是博览了。博览也须要有重点,不是漫无目的的乱翻。现代是知识爆炸的时代,古人所谓一物不知,儒者之耻,已不合时宜了。

所以我们必须配合着自己专业去逐步扩大知识的范围。朱子曾说过:读书先要花十分气力才能毕一书,第二本书只用花七八分功夫便可完成了,以后越来越省力,也越来越快。这是从十目一行一目十行的过程,无论专精和博览都无例外。

 

3. 虚心,这是中国自古相传的不二法门。

朱子说得好:读书别无法,只管看,便是法。正如呆人相似,崖来崖去,自己却未先要立意见,且虚心,只管看。看来看去,自然晓得。这似乎是最笨的方法,但其实是最聪明的方法。

我劝青年朋友们暂且不要信今天从西方搬来的许多意见,说什么我们的脑子已不是一张白纸,我们必然带着许多先入之见来读古人的书,客观是不可能的等等昏话。正因为我们有主观,我们读书时才必须尽最大的可能来求客观的了解

事实证明:不同主观的人,只要虚心读书,则也未尝不能彼此印证而相悦以解。如果虚心是不可能的,读书的结果只不过各人加强已有的主观,那又何必读书呢?

今天读中国古书确有一层新的困难,是古人没有的:我们从小受教育,已浸润在现代(主要是西方)的概念之中。例如原有的经、史、子、集的旧分类(可以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为标准)早已为新的(也就是西方的)学科分类所取代。

人类的文化和思想在大端上本多相通的地方(否则文化之间的互相了解便不可能了),因此有些西方概念可以很自然地引入中国学术传统之中,化旧成新。

但有些则是西方文化传统中特有的概念,在中国找不到相当的东西;更有许多中国文化中的特殊的观念,在西方也完全不见踪迹。我们今天读中国书最怕的是把西方的观念来穿凿附会,其结果是非驴非马,制造笑柄。

我希望青年朋友有志于读古书的,最好是尽量先从中国旧传统中去求了解,不要急于用西方观念作新解。中西会通是成学之后,有了把握,才能尝试的事。即使你同时读《论语》和柏拉图的对话,也只能分别去了解其在原有文化系统中的相传旧义,不能马上想、合二为一